就事論事,才是解讀類似小米解禁的唯一辦法。真的侵權了,就按市場規則付出代價;沒有侵權,就按市場規則上訴。中國企業,應當建立這樣的良性競爭氛圍。
  本報特約評論員徐立凡
  新德里高等法院日前依據通訊技術提供商愛立信的起訴,裁決即日起至明年2月禁止小米手機在印度銷售。格力集團董事長董明珠14日就此炮轟小米,形容剛剛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的小米和美的是“兩個騙子在一起”,是“小偷集團”。言辭之激烈,超出通常企業家意氣之爭的話語邊界,延續了小米遭禁在網上的話題熱度,也為這件事加註了更嚴厲的解讀維度。
  對小米遭禁該如何解讀?說是“騙子”當然不夠嚴謹。小米發展至今天,並非只靠騙可以獲得。董明珠對小米審判,大約不僅有和雷軍的那份“賭約”產生了個人恩怨的原因,還有美的和格力歷史恩怨的原因。前者是格力所屬行業志得意滿的外部挑戰者,後者是行業內部的挑戰者。兩個挑戰者結成的戰略結盟,足以產生某種針對性的敵意,引發格力方面的敏感,而小米遭禁正好提供了一個回擊的靶子。
  儘管董明珠對小米的評價顯而易見地存在偏頗之處,小米和美的作為擁有相當市場份額的正規註冊企業,不可能是“小偷集團”,但董明珠的話也並非沒有價值。其價值在於,提醒中國企業應該如何看待專利侵權的嚴重性。從功利主義、企業利潤至上的角度看,侵權似乎無需遭到道德批判,它甚至是企業發展戰略的組成部分。不少中國企業正是依靠侵權才得以發展。不僅是中國企業,一些世界級的公司,也時常遭遇侵權拷問。董明珠對小米的口頭審判至少是設定了一個道德標桿,打破了通常企業侵權只涉及法律而無關道德的潛規則。而對於有雄心的中國企業來說,這樣一個道德審判體系確有建立的必要。中國企業需要有這樣的直言者,無論動機是出於個人恩怨還是更崇高的目的,也無論小米是否真的侵占了愛立信的專利。因為,難聽的話常常是有用的。
  同理,在小米遭禁的消息曝光之後,國內一些輿論認定,小米是遭到了“政治原因”的迫害。這種結論雖然最容易作出,卻無助於中國企業的對外擴張和自身提高。中國企業進軍海外時常受挫,當然不排除有政治因素在其中起作用,但是,一概視為政治原因,視為外部敵意,只會增加中國企業和網民的“受迫害症”,雖然能夠維護中國企業自身的“天然正當性”,但沒有意義。
  就事論事,才是解讀類似小米解禁的唯一辦法。真的侵權了,就按市場規則付出代價;沒有侵權,就按市場規則上訴。按規則行事,既能提高企業競爭力,也是對董明珠炮轟的最好回應。中國企業,應當建立這樣的良性競爭氛圍。相關報道見B38版  (原標題:對小米遭禁該如何解讀)
創作者介紹

旅遊

or56orogl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